许三观一生一共卖了11次血,从三观第一次卖血开始

      贾樟柯电影《三峡好人》的英文翻译是STILL LIFE
,中文的书面意思是“静物写生”。这也许就是对“生活”最好的阐释。生活,本来如同一样戏,一些人来了,一些人又离去。有时欢喜,有时忧愁。生活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而公正的。我们在生活中游走,喜怒哀乐尽在眼前。

河正宇自导自演余华的小说改编的电影《许三观》,实际上是做了一次勇敢的接盘侠。

河正宇自导自演余华的小说改编的电影《许三观》,实际上是做了一次勇敢的接盘侠。
就跟他在电影里的角色许三观一样。
只是许三观喜当爹事先并不知情。
河正宇却明知小说曾经兜兜转转16年没有被拍成电影,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虽然他当了导演以后后悔过。
电影里的许三观给别人养儿子11年,养得许一乐孝悌双全,虽然得知真相后有很多烦恼曲折,最后却得以重建父子真情。
那么河正宇这个接盘侠当得怎么样呢?
余华的小说我读过多遍,电影《许三观》也刷了两遍,我可以负责任地说:
河正宇是个不错的大侠,他把别人的种养成了自己的亲儿子!
[img=1:C]
韩国naver网站的评分[/img]

人们宁愿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而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平凡的世界》

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余华的作品,不知道究竟喜欢的是什么。他所描述的那个年代是我从来都不可能参与到的,可能是他的那种家庭间的爱吧。

       一口气读完余华小说《许三观卖血记》,为许三观的人生起伏且歌且泣。从三观第一次卖血开始,我的心始终是悬着的。三观因卖了血而娶到了“油条西施”许玉兰,之后玉兰为他生下三个大胖小子,分别取名为一乐、二乐、三乐。虽然一乐为何小勇和许玉兰的“野种”,却是三观最为钟爱的儿子。一乐闯了祸,是三观卖血才把抄了家的东西赎回;在一乐21岁这年得了肝病,从三观多次卖血筹钱那份执着于父爱可以看出父子之间那层难以言表的微妙关系。生活啊,让三观的人生起伏不定,卖血成了他的希望,乃至成为他救命的稻草。

就跟他在电影里的角色许三观一样。

 
—————————-分———-割———-线—————————–

写平凡人的书,它总能在很多地方激起你的共鸣,总能让你看到真实生活的样子。

近期看的是许三观卖血记。

       当初看阿甘作品《高兴》的时候,为剧中人物的悲欢离合或悲或喜。而当我真正地读到贾平凹原著《高兴》时,发现结局并不是像电影中那么圆满。而后又在《子午书简》里听贾平凹亲自讲这部书的创作灵感、人物原型,才知道在西安城郊,真有这么一位和贾平凹一个院子出生又一起上学、共同生活了18年的刘高兴,真的很让人感动。

只是许三观喜当爹事先并不知情。

《许三观卖血记》的故事脉络并不复杂:
年轻的许三观第一次卖血,然后追求漂亮姑娘许玉兰,两人结婚;
许三观夫妻生了三个儿子,但是10来年后却发现大儿子一乐是许玉兰跟前男友何小勇所生;
许三观失望,难过,经过各种曲折,何小勇车祸等等,许三观终于把一乐当成亲儿子;
一乐生病,许三观不顾生命危险卖血筹钱,一乐得救。

余华的最不可错过的作品《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都是写普通的人平凡的一生。相比《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同样写主人公人生坎坷、现实残酷,但不同的是,《许三观卖血记》中有许多温情在。

依然是那个时代背景,人物设定也差不多,被生活所压迫无奈之下只得卖血的许三观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爱着他的家人。好像即使生活困难也要一家人一起生活是余华一直在文章中所表达的一个核心。

       生活,原来就是这样的一幅静物写生,由那些艺术家加以创作,于是我们得到了精神上的安慰。我们生活在生活之中,无论它是悲剧或是喜剧,我们都要继续生活下去。

河正宇却明知小说曾经兜兜转转16年没有被拍成电影,还偏向虎山行。虽然他当了导演以后后悔过。

像余华小说一贯带给读者的感觉一样:《许三观卖血记》呈现给读者的是一个小人物对抗人生磨难的历史。
余华在中文版自序中说;“虚构的只有两个人的历史,而试图唤起更多人的记忆。”
如果河正宇的电影带给了读者沧桑感和历史感,唤醒了很多中国人的记忆,无疑是余华小说改编成电影的巨大成功。
然而,河正宇却说:我干嘛要辛辛苦苦养一个你要的儿子?
所以,他把一本描写社会洪流裹挟下的小人物的悲苦心酸磨难历史的小说,拍成了一部聚焦父母大爱,重建父子亲情的韩国人喜闻乐见的家庭温情故事。
这个聪明的接盘侠,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下面我来对比小说和电影,试着拆解河正宇培养亲儿子11大招数。

这些温暖,就像是在说,人生再不易,只要有值得让你坚强面对坎坷的东西,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就像每次卖完血吃的那一盘炒猪肝,喝的那二两温黄酒,能够弥补卖血后失去的力气。正是这样的温情,让许三观一家在各种各样的磨难中能一次次挺过来。最后让这个故事有一个治愈且温暖人心的结局。 

许三观第一次卖血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在听了根龙和阿方的话之后,他也决定去娶个媳妇。他看上了油条西施,那个漂亮而又和他同姓的许玉兰。于是他花了八角三分就成功娶到了许玉兰。

       好好de生活!

电影里的许三观给别人养儿子11年,养得许一乐孝悌双全,虽然得知真相后有很多烦恼曲折,最后却得以重建父子真情。

 1>>>> 社会历史背景的设置

图片 1

许三观说“你今天下午吃了我八角三分,那就要嫁给我”

那么河正宇这个接盘侠当得怎么样呢?

小说里的许三观经历了社会主义改造,大跃进,文革和改革开放多个时代。一家人的生活随着时代潮流而变化。有时甚至因为一人之言,人生轨迹就此改变。
   “这一天,***坐在书房的沙发上说:身边只留一个。于是三乐留在了父母身边。”
那场著名的许三观用嘴巴给一家人做菜的场面,就是发生在大跃进那个荒诞的时期。
集体食堂,大炼钢铁,再加上天灾(洪水),导致了长久的饥荒。

电影《许三观卖血记》图

许玉兰说“是你要请我吃的,早知道就不吃了”

余华的小说我读过多遍,电影《许三观》也刷了两遍,我可以负责任地说:

在电影里,历史背景设置为韩国战后的贫困年代。
按照韩国映画世界株式会老板安东圭所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韩国也曾经卖血成风,余华小说里写的也都是韩国人的感受。”
卖血的感受可以贴近感知,可是在社会秩序瞬息变幻的背景下,底层小人物不得不被裹挟前进的人生体验却没有了。
许三观和他周围的人苦中作乐,笑中带泪的悲辛人生,去掉了小说里的沧桑感和历史感,奠定了温情喜剧片的基调。

许三观一生一共卖了11次血,11次卖血都可以说是为了他的家人。当他年老时,生活不再有什么艰难,他的三个儿子也能够撑起家的时候,他想要去为自己卖一次血,因为他闻到胜利饭店里熟悉的味道,他想去吃一盘炒猪肝,去喝二两温黄酒。可是最终他没有完成第十二次卖血,还在医院受了侮辱。他回想新来的血头说自己的血就像猪血只配卖给木匠,想到自己这辈子可能不能再为家庭付出什么了,许三观哭了,哭得很伤心。

许三观说“你嫁给我后,我会经常让你在一个下午吃掉八角三分的”

河正宇是个不错的大侠,他把别人的种养成了自己的亲儿子!

2>>>> 何小勇人物的设定

后来他老婆许玉兰找到许三观,带他去了胜利饭店,点了三盘炒猪肝,要了6两黄酒。她对哭着的许三观说“许三观,我们走,我们去吃炒猪肝,去喝黄酒,我们现在有的是钱…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要什么。”

我想这是很动情的情话,否则许玉兰也不会放弃她有好感的何小勇。

图片 2

小说里的何小勇是个跟许三观一样的穷人,有他自私又狡黠的一面,但归根结底和许都是下层百姓,存的钱还没有许三观的多。
许三观卖了血不舍得给一乐买面条,一乐去找何小勇,小勇老婆说:“这年月谁家的日子都过不下去……一家人饿了一个多月了,肚皮上的皮都要和屁股上的皮贴到一起了……”
饥荒是所有人的饥荒。小说里呈现的根本矛盾,是时代社会造成的小人物挣扎在贫困线上的矛盾。

我羡慕那个年代的婚姻模式

以前看过一段很流行的话,大概意思就是:早些年代,东西坏了,人们都想着修好它;而现在的人,东西坏了只想着丢掉换新的。这让我想到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尤其是婚姻感情。也许正是人们这种思想态度的变化,现在的离婚率才越来越高。

许三观第一次卖血,用卖血的钱娶到了老婆许玉兰。许玉兰本来是何小勇一直追求的对象,被半路杀出的许三观给娶走了。许玉兰给许三观生了三个儿子,一乐,二乐和三乐,可是一乐九岁的时候,发现一乐是何小勇的孩子。

用现在的话说,这是“喜当爹”呀,而且一当就是九年。许三观得知一乐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后,非常生气,他气许玉兰出轨,气一乐不是自己的孩子,气自己当了九年的乌龟……可是就算怎么生气,许三观从没说过赶许玉兰走,从没想过把这个家庭分开。他生气的时候,也做了一些过分的事,他躺在藤椅上什么也不干,说自己从此以后就要享受,摆出一副许玉兰欠他的架势;他还去找他年轻时喜欢的姑娘林芬芳出了轨;他又教自己的两个儿子长大后去强奸何小勇的两个女儿…可是后来他用卖血的钱补偿了林芬芳的家庭,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试想一下现在,一段婚姻中如果有哪一方出了轨犯了错,人们最先想到的会是离婚,最常说“谁离开谁都照样活”,然后才去权衡各方面利益看看这婚离不离。人们总是爱揪住一点问题不放,然后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许三观一家赶上文化大革命,许玉兰因为跟何小勇生了个孩子,被别人贴了大字报,后来天天被拉到街上做批斗,身上挂着大牌子,低着头站在街上。那个时候许三观天天中午给许玉兰送饭,做了肉不给孩子们吃就给许玉兰吃,怕被检查的人发现,就把肉藏在饭的下面。一乐和二乐都恨许玉兰,因为许玉兰被批斗,他们在小伙伴中也不受欢迎了。许三观就跟孩子们解释,说你妈不是别人说的破鞋,她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了,她生了一乐的错在何小勇。而且还跟孩子们坦白了自己当年出轨林芬芳的错误,就是想让孩子们理解信任他们的母亲,公平地对待他和许玉兰。

家是什么?不就是一家人能在一起互相信任互相团结吗。只有一家人互相信任互相支持,才能不被生活残酷的车轮碾压成碎末。

许玉兰和许三观有个约定,每个月在许玉兰过节的时候家里的所有事情都由许三观完成,包括洗衣做饭。现在的家庭很少做到这样了吧。

许三观-naver.jpg

电影里的矛盾却成了贫富矛盾,成了人品道德的矛盾。
何小勇一出场就跟美国人不清不楚,虽听说他有债,但后来光鲜的衣着,鹤立鸡群的房子,汽车,听音乐跳舞的生活,后来他出事后老婆为了让一乐帮忙还说供一乐上到大学。
明显跟许三观不是一个社会阶层。
这样何小勇许三观的矛盾就转化成了韩剧中司空见惯的,富人和穷人之间的矛盾。

内心善良柔软的人,终究会有好结果

许三观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他的善良,他周围的人都知道,所以后来一乐生病的时候,他才能在街坊邻居每家都能借到钱,甚至是在何小勇的老婆那里。

一乐打了方铁匠儿子的头,没得到赔款的方铁匠无奈去许三观家搬家具,许三观那个时候刚刚知道一乐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喊着嚷着说不会替一乐赔钱,可是方铁匠刚把许玉兰的家具搬走一天,许三观就去卖血把家具赎回来了。许三观是心软,他虽然说着许玉兰对不起自己,可是看到许玉兰坐在门槛失神难过,他是心疼的。

因为让一乐认亲,许玉兰和一乐都挨过何小勇的打,并且何小勇坚决不认一乐。可是何小勇快死的时候,“大仙”说让儿子给爹叫魂,哭上半个小时就好了。许三观最终还是让一乐去给何小勇哭了。

许三观一家在闹饥荒的时候,他去卖过一次血,然后请家人去胜利饭店吃饭,但是他觉得卖血的钱不能花在不是亲生儿子的一乐身上,就让一乐去买了个地瓜吃。一乐没吃饱,想着一家人在饭店吃面,不开心离家出走了。后来许三观找到没有力气的一乐,一边背着他走一边骂他,当他们走到胜利饭店门口的时候,一乐说“爹,你带我来吃面吗?”,许三观突然变得温柔得答了句“是的”。读到这里,完全泪目,完全喜欢上许三观这个角色。正是他坚毅的在外和柔软的内心,才让一乐自始至终都喜欢他的这个养父。

许三观卖了一辈子血,虽然生活不易,但是命大运气好,没有在那个年代死掉,到老了,享受到了儿孙福,过上了想去饭店吃饭就能去吃的日子。我想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因为他善良,他真心对待身边的人。就像《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里边那个顽固的老头,善良的他是不会孤独地死去的。我始终相信,好人会有好报。

许三观觉得很骄傲的是他有三个儿子,一乐,二乐,三乐,他最喜欢的是一乐。可是后来被告知一乐不是他儿子而是何小勇的儿子,于是他开始排斥一乐。在大饥荒的时候一家人都去吃面条却让一乐吃烤红薯,饿了的一乐到处找吃的,去了他亲爹何小勇那,被拒绝了。沿路说只要给他吃的就是他亲爹,这是别人告诉许三观的。

——————分—–割—–线——————-

图片 3

愿你在不值得的人间,尽情快乐

最近很多人说,人间不值得。看你怎么理解,我想,人间不值得你不开心,人间不值得你自暴自弃,人间不值得你浪费自己珍贵的一生。你要尽情快乐,永远积极,对身边的亲人朋友付出爱和真心,人间一切都值得。

生活经历起来不易,愿你能多吃上几次炒猪肝,多喝上几两黄酒。

找到一乐的时候他已经饿的躺在路边了,许三观把一乐背起来,边走边骂,没有力气说话的一乐问许三观是不是要带自己去吃面时,许三观突然很温和的说“是的”

《许三观卖血记》的故事脉络并不复杂:

3>>>> 求婚

许三观恨透了何小勇却也爱惨了一乐。

年轻的许三观第一次卖血,然后追求漂亮姑娘许玉兰,两人结婚;

小说里,许三观在许玉兰的父亲面前求婚的战略很切中要害。
先送烟酒,再谈身家清白,然后说他比何小勇存的钱多,最后是同姓延续香火的问题。
“都姓许,你们许家后面的香火也就接上了,说起来我娶了许玉兰,其实我就和倒插门的女婿一样。”
咱们中国人都知道,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在传统观念里有多么重要。
所以“许玉兰的父亲听到最后那几句话,嘿嘿笑了起来。”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许玉兰因为给何小勇生下了一乐所以被拉去批斗了,全部的人都在批评她,没有一个儿子愿意给她送饭,就只有许三观去,检查的人问许三观送的什么,他说是白饭,挨批斗的人吃饭也要批斗的。说是这样说,许三观还是把肉藏在了饭下面。

许三观夫妻生了三个儿子,但是10来年后却发现大儿子一乐是许玉兰跟前男友何小勇所生;

据说韩国人一样重视传宗接代,延续香火,不过电影里的许三观不止这一个杀手锏。
只见他不疾不徐,步步为营,一招招尽显高手风采:
送烟酒,谈身世,
否定对手:何小勇玩女人,
谈优势:续许家香火,
表诚心:献出出所有存款;
画前景:当亲爸爸来赡养你。

许三观也很爱许玉兰。

许三观失望,难过,经过各种波折,何小勇车祸等等,许三观终于把一乐当成亲儿子;

这哪里是上世纪60年代的许三观,分明是高手现场演示“如何拿下女朋友父母”全攻略!
确定不是逗逼喜剧电影吗?

我总是觉得许三观和林芬芳睡觉是为了报复许玉兰和何小勇睡觉。因为许玉兰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所以他也要做对不起她的事,总有一些赌气。

一乐生病,许三观不顾生命危险卖血筹钱,一乐得救。

4>>>> 一乐身世的认定

一乐得了肝炎,要去大医院治病,许三观没有钱,借到的根本不够,只能去卖血,一个月卖了四次,却又因为失血过多而又把卖了的血输回去,还多花了钱。最后好在把一乐治好了。

像余华小说一贯带给读者的感觉一样:《许三观卖血记》呈现给读者的是一个小人物对抗人生磨难的历史。

小说里是许玉兰失口说出的。
因为一乐长得像何小勇的流言让她觉得不公平,自己一没改嫁,二没偷人,却要背这个黑锅,所以经常像祥林嫂一样坐门口哭诉。
然后有一天就失口说出来曾经跟何小勇睡过一次。

从来许三观都没有把一乐当作不是自己的儿子,他的爱比较深。

余华在中文版自序中说;“虚构的只有两个人的历史,而试图唤起更多人的记忆。”

电影里戏剧冲突更为强烈。
许三观为了消灭留言,证明自己跟一乐是父子,去医院验血型。
读验血报告前一刻还自信满满,然后就当众打脸。

‌许三观的家庭依旧和睦,他的妻子和儿子依旧爱他和被他爱。

如果河正宇的电影带给了读者沧桑感和历史感,唤醒了很多中国人的记忆,无疑是余华小说改编成电影的巨大成功。

河正宇你是对自己的演技太自信了吧,所以设置了这样一场笑泪交织的大翻转。
不得不说,这种翻转制造的强烈戏剧冲突太好看!

然而,河正宇却说:我干嘛要辛辛苦苦养一个你要的儿子?

5>>>> 父子亲情的重建

所以,他把一本描写社会洪流裹挟下的小人物悲苦心酸磨难历史的小说,拍成了一部聚焦父母大爱,重建父子亲情的韩国人喜闻乐见的家庭温情故事。

小说里许三观跟一乐一直都父子情深。
知道一乐身世之后,他失望烦恼过一段时间,两人关系出现危机。
后来亲情的重建是因他对一乐、对自己的感情的重新认识。
一乐出去找何小勇要面条的那天:
“许三观……看着天色黑下来,心想一乐这时候还不回家,就怕是出事了。这么一想,许三观心里也急上了。”
找到一乐后本来还很生气,但听一乐说:”我饿了,我困了……我想你就是再不把我当亲儿子,你也比何小勇疼我,我就回来了。“
自己就掩饰不了真情了:”你给我站住,你这小崽子还真要走。“
然后许三观就背着一乐去饭店吃面条,标志父子亲情秩序的重建。

这个聪明的接盘侠,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电影里父子关系的重建拉了比较长的战线。
其中加了很多一乐跟许玉兰的主动因素。
许三观第一次被感动:一乐为许三观跟林芬芳的偷情打掩护。
许三观第二次被感动;玉兰找到一乐后爱恨交织,母子亲情让许三观不禁动容。
后来一乐生病,许三观才自然而然拼命卖血筹钱。
父子亲情彻底重建,冰释前嫌,实在父子首尔医院找到对方,相拥哭泣的一幕。
许三观与一乐父子关系的打破与重建贯穿了影片的大部分,顺利上位成为电影的聚焦点。

下面我来对比小说和电影,试着拆解河正宇培养亲儿子11大招数。

图片 4

1>>>> 社会历史背景的设置

6>>>> 夫妻关系的重建

小说里的许三观经历了社会主义改造,大跃进,文革和改革开放多个时代。一家人的生活随着时代潮流而变化。有时甚至因为一人之言,人生轨迹就此改变。

小说和电影里,许三观许玉兰的夫妻关系都有一个从完美,到出现裂痕,到重建的过程。
夫妻的完美秩序因为许三观知道了玉兰跟何小勇睡过,自己蒙在鼓里给别人养了10来年儿子而被打破。
许三观有他补偿自己的方法:”我现在什么事都不做了,我一回家就要享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享受吗?就是为了罚你,你犯了生活错误,你背着我和那个王八蛋何小勇睡觉了,还睡出个一乐来,这么一想我气又上来了……”
夫妻开启互掐模式。完美婚姻不复存在。
许三观为了报复,睡了林芬芳并送礼物给她。
小说里面,许玉兰得知后大闹一场。
不过两人关系因此平衡,前嫌尽释,重归于好,夫妻关系得以重建。

“这一天,XXX坐在书房的沙发上说:身边只留一个。于是三乐留在了父母身边。”

电影里可能因为扮演许玉兰的河智苑太美太年轻,夫妻关系重建就耗时比较长。
先是因为一乐的掩护,许玉兰对许三观给林芬芳送礼物虽然耿耿于怀,但对他是否出轨却半信半疑。
后来为了一乐,许三观到处卖血筹钱,许玉兰捐肾换钱救了儿子。
许三观极为感动,对她说:
“我原来说得那些话,对不起老婆,是我的错,对不起,我错了。”
夫妻关系最后圆满重建。
父母对儿子的大爱,成为抛向观众的催泪弹。

那场著名的许三观用嘴巴给一家人做菜的场面,就是发生在大跃进那个荒诞的时期。

图片 5

集体食堂,大炼钢铁,再加上天灾(洪水),导致了长久的饥荒。

7>>>> 一乐的病

在电影里,历史背景设置为韩国战后的贫困年代。

小说里何小勇是被上海来的卡车撞了出事的。
一乐是生病,或者说是长期营养不良跟恶劣的生活环境造成的,肝炎。
两个人的意外没有什么联系。

按照韩国映画世界株式会老板安东圭所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韩国也曾经卖血成风,余华小说里写的也都是韩国人的感受。”

电影里,何小勇因为脑出血昏迷导致车祸。
一乐生病根源在于他的身世:得了跟何小勇一样的病,脑炎。
韩剧万年身世梗,车祸庚,生病梗。
还好不是白血病。

卖血的感受可以贴近感知,可是在社会秩序瞬息变幻的背景下,底层小人物不得不被裹挟前进的人生体验却没有了。

8>>>> 一乐如何得救

许三观和他周围的人苦中作乐,笑中带泪的悲辛人生,去掉了小说里的沧桑感和历史感,奠定了温情喜剧片的基调。

小说里许三观一路不要命的卖血,终于攒够了钱救了一乐。
许玉兰像中国传统主内的母亲一样,守护儿子,等着丈夫拿钱来。

2>>>> 何小勇人物的设定

电影里许三观一样卖血,一样晕倒,只是当他到了首尔医院,一乐已经在救治过程中。
因为许玉兰捐(卖)肾筹到了钱。
这在中国电影审查不会通过的,因为不合法。
韩国的电影里却出现了一位英雄母亲。

小说里的何小勇是个跟许三观一样的穷人,有他自私又狡黠的一面,但归根结底和许都是下层百姓,存的钱还没有许三观的多。

如果说小说里许三观许玉兰是小人物,代表底层愚昧无知小人物的挣扎,卖血是唯一的活路,许三观是一位英雄父亲,却在悲苦人生中挣扎。
电影里则是父亲和母亲一起显示英雄本色,合力尽力救儿子。
有点像资本主义国家的某些企业主鼓吹的那样:只问结果,不质疑过程的合法与否。(好像并不太陌生啊这说法!)

许三观卖了血不舍得给一乐买面条,一乐去找何小勇,小勇老婆说:“这年月谁家的日子都过不下去……一家人饿了一个多月了,肚皮上的皮都要和屁股上的皮贴到一起了……”

9>>>> 结尾

饥荒是所有人的饥荒。小说里呈现的根本矛盾,是时代社会造成的小人物挣扎在贫困线上的矛盾。

这样一个悲剧的故事最后是一个光明的结尾,真是难得。
小说里的结尾,虽然一家人熬过了那么多苦难时光,到了改革开放年代,老夫妻和三个儿子都过着平和的生活,有种熬到头的感觉。
但是许三观却哭了。
许三观一辈子为了度过难关一次次卖血,为结婚卖过血,为家里人吃饱饭卖过血,为给儿子治病卖过血,好不容易想为自己卖一次血,却被年轻的血头告知:“你都老成这样了,你身上死血比活血多,没人会要你的血,只有油漆匠会要你的血……”
他哭是因为绝望:“四十年来,每次家里遇上灾祸时,他都是靠卖血渡过去的,以后他的血没人要了,家里再有灾祸怎么办?”
还好许玉兰理解他。许玉兰曾说过:
“灾荒年景会来的,人活一生总会遇到那么几次,想躲是躲不了的。”
所以许玉兰能帮着丈夫骂年轻的血头给他解气。
靠卖血,许三观渡过了人生一个个难关,现在他这个唯一对抗困难的能力却没有了,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无力,无奈!
一个不是悲剧的结尾,却带给人无力的绝望感,沧桑感。

电影里的矛盾却成了贫富矛盾,成了人品道德的矛盾。

而电影里,在柔光镜头下,河正宇帅得有型,河智苑年轻漂亮,三个孩子脸上散发着幸福的光,一家人享受着叫人垂涎的肉包子和蒸鲫鱼。
韩式完美镜头里大团圆。
苦难真的都过去了。
温情的喜剧,泪目之后的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