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会跳进去不让她们跳,既做不到像廊桥遗梦一般在故事没发生之前止步

二萧分开的场景跳戏到《天下无双》那个“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的场景
三人各执一词 分手终究是宿命
和自己原先讨厌的“懦弱”在一起也像是宿命一样难以解释 虽然懦弱 可他接受自己
要自己 可以在一起 同时也意味着 自己预计的寥寥残存的生命会终局凄凉。

我最喜欢的一个场景,是男与女在首尔重逢,略显尴尬和陌生,但身体倒是熟的,女人突然把手指伸进男人的手里,两人的手指纠结在一起,份外缠绵。其实,如果没那么贪心的话,就让一切停在那儿多好。然而,渴久了的人,就算是毒药摆在面前,你让他不喝,几乎也是不可能的。

莉香,让他走吧,或者让你自己转身离开。这个男人并不爱你。
或许我们都可以为了自己爱的人做任何牺牲,做任何违背愿为的事情。在东京这个快节奏的都市中,我需要一个人去依赖,即便是一个男人也需要去依赖。
可是我真的讨厌里美,不是因为别的韩剧日剧里的女主角都是闪亮亮的坏。
我会把自己设定成剧中任何一个人,我试着去理解他们,三上的不羁、莉香快乐的眼泪、完治的懦弱、尚子的父母之命及逃婚,只是这个里美,我不明白。
你不是那么那么爱你的三上吗?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你五年来一直爱着的人是三上吗?为什么包容不了这样一个三上转身就对完治说“你不要去”。
你没立场,也没魅力。你就是那个当了婊子还要别人称赞你的人。
你的爱太坚定,转情的又太突然。我可以这么说吗,你就是在利用完治。

05

爸爸去世了,我和亮亮都回家去了。

我忍着不哭,我总想着,爸爸拆散了我们这个家,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眼泪刷刷的往下掉。亮亮看着我,我看着他,他的眼泪也是刷刷的掉。

我后来知道爸爸早就得病了,他希望亮亮能和我们一起生活,爸爸知道,这辈子亏欠了妈妈,没能陪妈妈走到最后,两人终究还是形同了陌路,在他知道自己的病,即将与世长辞的时候,希望亮亮能好好地和我和妈妈一起生活,爸爸以为自己的病情没有人知道,他不知道的是,亮亮知道他得病了,才想要最后陪着他。

我哭的更凶了,原来从头到尾我一直都是不懂事的那个。

我想到了我那分手的男朋友,我哭的更凶了。

爸爸的葬礼结束后,我和亮亮又回到了学校,他非要去我的学校里看一看。

我带着他走在校园路上,说巧不巧,前任在我面前经过,我低头快走几步。

亮亮拉住我的胳膊,停下来,前任也停下来看着我俩。

“晶晶,你看好了啊!”话音刚落,亮亮飞身就开打了,我愣住了,脑子都是懵得,只听见亮亮嘴里一直嘟囔一句话“让你丫的打我姐!老子不把你打骨折老子不姓张!”

亮亮胖揍了前任一顿。

后来的后来我又哭了,其实亮亮一直在默默地关心着我,我的眼泪像黄豆一样簌簌的往下掉,亮亮抱着我说“别哭啊,哭花妆就不好看了,你等着啊,等你结婚的时候,我给你披上婚纱!”

“我们是双生子,父母的分离本应该让我们更加珍惜彼此,我们反而在上一辈的恩怨中迷失了自己,为此而指责对方,这是多么的的愚蠢,还有什么能比同胞兄弟姐妹更温暖的吗?”

然而这一切,如果不是看了米兰达的书,或许我已经选择去忘记。

也许是因为那句“三郎醉了”所以对萧军有好感
就是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纯情青年 亮亮的眼睛 动作连贯流畅 用面盆接热水喝
屈身给爱人系鞋带 哈尔滨天寒地冻 可他暖暖地氤氲着周身热气 贫穷的日子里
钱要拆半花 瓶酒一起喝 他蓬着头发 笑容也亮亮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他会跳进去不让她们跳,既做不到像廊桥遗梦一般在故事没发生之前止步。快乐的大灰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可是,我们谁人不是在利用别人呢?
莉香,莉香,让他走吧,或者让你自己转身离开。就算最后孑然一人,我为你鼓掌。
我要问你,莉香,或者是看电视流泪的这个傻姑娘,信什么不好,你为什么信爱情。


又一个没有下雪的冬天,看着朋友圈里刷屏的雪景,仿佛荷兰的雪被吹到了中国南方。读完我枕边地小黄书,突然想起,五年前的下雪天,我完成了一场盛大的撕逼。

我是真的很讨厌这种女人

终于看了男与女,唯美地讲了一段并没太特别的中年之爱。就像绝大多数老房子烧起来一样,开始得略显突然,但结束得倒是意料之中。因为大多数红尘男女在突如其来的相遇面前,既做不到像廊桥遗梦一般在故事没发生之前止步,也做不到像失乐园一样为爱玉石俱焚,最后只能回归平静,擦身而过。

图片 1

看这本书的时候,一个人倚在沙发上,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开着,抽着烟,捧着这本书。这个场景就像是在《恋爱的犀牛》里面,神经兮兮地。

本身也对汤唯无感 所有的演员不像在演戏 更像是念台词 还带有某种奇怪的口音
坐而论道时咬文嚼字 场景之间不连贯 镜头切换也没有逻辑 总体很生硬

而电影最后,男的开着车在芬兰的雪地里跟女的出租车擦肩而过,这一场,孔刘演得不错。片子叫男与女,大概是想说红尘男女都耐不住孤独和平淡,相遇分开,宿命不过如此。嗯,但故事开始时,撩拨的那个都是男的,但最后有胆子破釜沉舟的只是女的。这大概也是男与女的宿命。


就像书里写的,“我用一张白布遮着脸,不掀开它,我就是浪漫的。”